皇冠网会员开户

皇冠网会员开户

第一集(时空之迷)

伊甸园的几个重要住客

伊甸园——G市近郊的一栋独立别墅,全国凶宅排行榜第一位。


  马刻丝


  烂尾楼,也就是已经建好了框架却没有完工的楼盘。


  G市里就有这样的一栋烂尾楼——“银座”,它位于G市黄金路段,高六十三层,此楼前后已多次易主,原因很简单,它的投资商不是吃饭被噎死就是莫名其妙的自杀,承建商的施工队更是多次发生意外事件,已有上百名工人死于非命。经过多次这样的巧合事件后,没有投资商再敢接手,在地产界里,银座成为了最著名,同时也是最邪门的风景。


  银座多年无人接手,在黄金路段里有这么一栋破破烂烂的东西,实在不雅,政府最后忍不住出面干预了,将那个接手的价钱压到低无可低,终于有人心动了,譬如某大型地产商的陈老板。


  但陈老板是一个相当精明的人,他很信邪,所以他在接手之前,请了一位风水师前来勘察风水,看看银座到底是哪里不妥,竟令这么多人前后死于非命,最重要是真有问题,该怎样去解决。


  马刻丝一袭唐装,站在银座六十二层的边缘上,一动不动,由得衣衫随风飘摆,已经很久了。


  在他身后不远处,陈老板一脸的不耐烦,对身旁的一个助手问:“他到底站多久了?”


  助手看了看表,恭敬回答:“已经三小时零六分了,老板!”


  陈老板重重地哼了一声,问:“谁找来的风水佬啊?”


  另一个助手忙答:“是李老板介绍的,他叫马刻丝,行内很有名气的!”


  “什么?!马克思?”陈老板侧过头。


  “对!马刻丝!”助手诚惶诚恐。


  “靠,马克思看风水!”陈老板骂了句粗话,对前面的助手说:“你再过去催催他!”


  助手只好无奈地向马刻丝走去。


  “大师,好了吗?”助手没指望他会回答自己,前两次来询问,马刻丝都没作声。


  这次却令助手感到意外了,马刻丝问非所答地低吟:“西城杨柳弄春柔。动离忧,泪难收。犹记多情,曾为系归舟。碧野朱桥当日事,人不见,水空流。韶华不为少年留。恨悠悠,几时休。飞絮落花时候、一登楼。便作春江都是泪,流不尽,许多愁。”


  助手大惊,一时不知如何对答。


  马刻丝却是一副低回不已的神情,轻叹着说:“很久没站到这样的高度来看苍生了,如此意境,我已经多年没体会到了!小兄弟,你觉得如何?”


  助手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尽量不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太怪,他咽了一下口水,沉声地说:“大师,我们老板在那边等了三个多小时了,这栋大厦到底什么问题啊?”


  马刻丝愕然了一下,说:“呀!竟然这么久了,我顾得看风景,差点忘了我是来看风水的!”


  助手差点从62层摔了下去。


  马刻丝走近陈老板,说:“陈老板,这栋大厦很有问题,我劝你还是别接手了!”


  陈老板低骂一声,没问题找你来干嘛?


  助手见老板面色不善,忙圆场问:“大师,有没有得化解啊?”


  马刻丝像是听到很好笑的事情那样,哈哈笑了一轮,才说:“化解?跟我上顶层,给你们看些东西!”说罢带头就往顶层走去。


  “他到底在笑什么,真不懂!”尾随在后的一个助手说。


  “对于一个看风水从头到尾都不用看罗庚的人来说,我们不需要懂的!”另一个助手叹气。


  陈老板的脸部色彩正逐渐转作铁青。


  顶层,整个G市的夜色尽收眼低,马刻丝走到未建好的直升机降落点旁,从容地面对身后那几个随时会将他从顶层掷下去的人,从自己古香古色的背囊中取出几副一次性的孩童玩具眼镜,递给众人,说:“我在眼镜里注入了灵力,你们带上就知道什么回事了!”


  众人的感觉就像被人带回了孩童时代,陈老板的神情终于由铁青转作了淤黑,乌云密布的淤黑,低吼:“大师,人的容忍力是有限度的!”


  马刻丝微笑着,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众人,鼓励着他们将眼镜带上,诚恳地说:“无论你们看到什么,切记,一定要镇定!”


  终有人忍不住将眼镜带上了,一声惊叫顿时划破了夜空,另外几人发觉不妥,忙立刻也将眼镜带上,惨嚎声响不绝耳,仿佛看到了这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。


  陈老板看着自己见惯了大场面的助手如此失态,终于缓缓抬起手,慢慢地要将这副孩童眼镜带上,眼前扭曲了的助手的脸与马刻丝的从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
  他终于带上了眼镜,眼前骇人的景象几乎令他停止了呼吸:夜空中有一道血红色的巨大光芒正正地罩在银座上,低头一看银座,那景象也令他忍不住惊吼了,脚下那里还有什么银座,那明明是一个巨大无匹的血红色的心脏,正在有节奏地跳动着,自己正站在心脏的顶部。它凸现的青筋与殷红的血管与周围美丽的都市夜景是如此的不协调!


  “各位,容许我介绍一下,现在,我们正站在恶魔的心脏上!”马刻丝用导游的语气向众人介绍着。

 


林黛玉


  如果你拥有灵力,你将可以接触灵体;如果你的灵力足够强,那么你可以将灵体踩在脚下,那怕对方是最可怕的怨灵。


  G市一所有名的高校闹鬼了!著名的红马甲事件重现人世:每当夜深人静,在宿舍楼梯的转角,就会出现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,她低下头,托着一件红马甲,轻轻问你:“你要红马甲吗?”如果你回答“要”的话,那么第二天,你将惨死在自己的床上,全身的皮都被剥了下来,活脱脱穿了一件红马甲……


  林黛玉,一个来自《红楼梦》的美丽名字,她也人如其名,天生丽质,身上带着一种让人难以忘怀的朦胧气质,这别具一格的韵味,就像一朵乍开的的白玫瑰,尤带着清晨露珠。


  深夜,她正漫步于闹鬼闹得最凶的第三宿舍楼,神态漫不经心,仿佛根本没听过关于这里的恐怖传说。


  楼梯转角处,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拦住了她的前进,红衣女子低着头,托着一件深红色的旗袍,轻轻问:“你要红……”


  “请等等!有电话”林黛玉举手阻止红衣女子说下去,从裤袋中掏出手机说:“喂…知道了…好!先这样啦,我还要去收保护费呢!”


  红衣女子一动不动地等待着,如果细心留意地话,就会发觉,她的脚跟是不着地的。


  “好了!”林黛玉冲红衣女子笑笑,将手机放回裤袋,活动了一下筋骨,“问我要不要红马甲对吗?”


  “我要了!”她从容地从红衣女子手上接过那件红色的旗袍,猛地一脚就踹在了那红衣女子的肚子上,紧接着冲上前,揪起那女子的头发,将她的头狠狠地撞到墙上,发出“嘭”、“嘭”的响声。


  林黛玉在一瞬间变得无比的暴躁,面目因为太过愤怒,变得有点狰狞,实在很难将她与前面那个文雅美丽女子联系在一起,她恶狠狠地说:“你这婊子是谁?敢到我的场子来闹事?”


  “什么?你为情自杀,不得超生?真***活该!”林黛玉抓起红衣女子前襟,两张面孔凑得近无可近,那红衣女子面目腐烂,一颗眼珠已经掉下来了,空洞的眼框中,蠕虫正在慢慢地爬出来!


  “还想害人找替死鬼?贱货!”林黛玉一把将那红衣女子甩倒在地,冲上前没命地乱踹。


  因为声音实在太大,附近宿舍一个大胆的女生终于忍不住探头出来窥看,只见林黛玉对着一团空气又叫又踢,不禁失声说:“大姐头,你怎么了?”


  林黛玉回头嫣然一笑:“到期了!我是来收这个月保护费的!”

 


秦赢政


  陈梦娜是林黛玉的同学,她有着一个非常美丽的绰号,叫“梦娜丽莎”。她自问对得起这个绰号,因为她笑起来很甜,外貌更是酷似某个港台的玉女明星。


  但因为她与林黛玉是好朋友的关系,很少人敢接近她,原因很简单,林黛玉是有名恶女,校园里大姐级的人物,还与外面黑社会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在大一时,曾有数之不尽的男生追求过她们,但当林黛玉将一个追求行为过激的男生打进医院躺了三个月后,追求者便迅速减少。当时,陈梦娜真的很庆幸自己有这样一个好朋友,为自己减少了这么多烦恼。


  但到了今天,已经大三了,心态就完全不一样了!女人就是这样,多人追时就高不可攀,没人追时就自怨自怜。她想,她必须要避开林黛玉,因为这样才有男生敢上前搭讪,但林黛玉是个很“善解人意”的女子,一旦被她发现那些“狂风浪蝶”,她都会很够朋友地帮助陈梦娜清除这些“烦恼”。


  唉,大三了,大学还没恋爱过呢,这能叫大学生活吗?毕竟是女孩子,到了想恋爱时,都是非常大胆的!像今天,陈梦娜就瞒着林黛玉去参加了一个G市的网络联谊活动。


  联谊会的地点是一片美丽的沙滩,她的美貌震动了所有的男生,但她暂时无法从这群男生中找出一个稍稍满意的对象,虽然很想谈恋爱,但总不能饥不择食嘛!她是多么渴望拥有一段浪漫的爱情啊:当她陷入一个极其危险的险地时,白马王子忽然出现了,用他强而有力的臂弯将她救出险境,然后他富有阳刚线条的嘴唇慢慢靠近自己……想着想着,陈梦娜不禁有点醉了!


  “小姐,小心着凉!”一位男士将衬衫披到了她的肩膀上,用他认为最有风度的姿势坐在了她身旁。


  “神经病!现在是夏天啊!”陈梦娜暗骂,牵强一笑,将衣服还给那个人。


  “小姐,我们可以聊聊吗?”另一个男子坐到了她的另一边。


  ……


  陈梦娜忽然发觉她四周都坐满了人,这个问:“小姐,你家住哪?”


  “你妈贵姓?”那个也问。


  “你亲戚朋友多吗?”


  “……”


  陈梦娜发觉有很多只苍蝇飞进了自己的耳朵里,幸好不远处有一部MD机,忙一把拿过来带上,用音乐声来阻隔噪音,从包围圈中逃出来:“我要上洗手间,请不要跟来,谢谢!”


  终于摆脱了那群苍蝇,她轻轻松了口气,顺步而行,长叹:“神啊!我是想恋爱,可是择偶的前提条件是人,而不是苍蝇啊!”


  她想着走着,一个阴森森的隧道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前方,她想起那是旧铁路的遗址,因为这里出过一次重大事故,干线重修就移位了。她忽然涌起强烈的好奇心,要到里面去看看。


  但她走进隧道没十来步,就几乎完全漆黑了,仿佛阳光根本照不进来,她生出怯意,正想慢慢退出去,回头时,隧道忽然间完全陷入了一片漆黑当中,她惊恐得想叫喊,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,她想动,黑暗中仿佛有几双无形的手,牢牢地抓住了她的全身。


  突然,前方射来一束极其耀眼的光芒,紧接着,她就听到了那熟悉的火车鸣笛声“呜——”,火车前进的“咔—嚓,咔—嚓”声清晰地传入耳中,她涌起极为荒谬的恐惧,这个隧道的铁路不是荒废了吗?


  火车飞速向她靠近,那“咔——嚓,咔——嚓”声,就如同死亡的音符般,一下重过一下地敲击在她的心头,无论她怎么挣扎,都无法动弹分毫,“它要将我辗成肉酱了

此新闻共有71 2 3 4 5 6 7

向您的朋友分享本文章 或这里闲聊群号 433677925

更多


相关新闻

·我的古怪高中之第一卷新生入校(四)
·恶鬼(二0
·恶鬼(一)
·寻情记
·人鬼情之大雪篇
·碧玉手镯
·第五种结局
·谁若97岁死,奈何桥上等三年

精选视频推荐

图片推荐

最新奇闻

热点奇闻

推荐奇闻

www.QiWen.Cn 鄂ICP备05001305号